我叫阿坤,今年二十岁,已经做事两年。我的亲生母亲早死,有一个后母,她的模样像极了大陆着名影星傅艺伟,可说是长得一模一样,无论是身材、容貌、眼睛、肌肤、气质,都是相同的,如果二人站在一起,简直无法分辨。她比我父亲小了近二十岁,据人说,当年父亲在学校教书,后母曾是他的学生,学习十分努力勤奋,是父亲的得意门生。她当时因家境贫寒,拿不出学费,曾提出掇学就业。父亲对这样的好学生十分可惜,与校方联系免除了她的学费,还时常接济她家。在她中学毕业时,我的母亲已去世一年多,她崇拜我父亲的人品,便主动提出要嫁给我的父亲。当时,她一个十七岁的少女,生得花容月貌,加上人品出众、娴淑端庄,确是一个世上难寻的好女子。但父亲考虑年龄悬殊太大,不愿贻误她的青春年华,便坚决拒绝。可是她的决心已下,表示此生除我父亲不嫁,否则就要出家当尼姑。她的态度感动了我的父亲,这样才成就了婚姻。婚后不久,父亲辞教经商,后来又从事实业。二人相亲相爱,鱼水和谐。但可惜的是,她与父亲结婚才十年,在三年前,家父又去世了。那时,她才二十七岁,即开始守寡。你现在可知道,后母是一个多么不幸的人。继母是在我入小学时,先父娶她回来的,即是说,我从七岁时便由她照顾至现在。她也生了一子一女,大的八岁,小的才六岁,均在读小学。虽然她有了自己的子女,但仍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照顾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而我也始终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由于家母去世时我的年龄尚小,连母亲长什么样子都忘记了,所以,在我的心目当中,后母就是母亲。我们是个小康之家,生活不错,可惜父亲早殂,他的小厂关门,我不能继承父业,只能出去打工。继母做楼房经纪,生意很好。因为她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在生意场上可说是一个强者,再加上父亲的遗产,她与弟妹的生活是不会发愁的。父亲去世后,母亲独立支持一个家庭,日子过得还相当红火,一家人亲密无间。由于后母出众的才干和绝世的美貌,许多人主动表示愿意与她同结连理,但均遭到拒绝,理由是为了孩子们,不想再结婚。她独守空闺,洁身如玉,从不作红杏之想。对此,我也是十分崇敬的。我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离家前都要吻一下后母的脸颊。现在年龄虽然已经不小,但每天仍然这样做,大家都习以为常。最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格外明亮、亲切,充满一种我无法表达的神韵。每次吻她时,她身子有些颤抖,有一次她甚至搂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几下。还有一次,她甚至搂着我的脖颈,颠起脚尖,主动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觉对后母的感情与以前不同:我开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红润细嫩的肌肤,特别希望多吻她几次。她生性嫺静而温顺,然而身上却隐藏着某种令人动情的魅力。我心想,母亲多么年轻漂亮,难怪那么多男人在追求她。如果我不是她的儿子,大概也会为她所迷倒的。我平时只是常吻她的脸颊,但心中却萌生了一个欲望,希望经常吻一下她那丰腴而美丽的樱唇。当然这只是想入非非而已,因为我知道,只有情人间才能接吻。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极其不妥,尽量压抑自己的情感。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是我的生日,继母弄了一些好饭菜,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为我庆祝生日。当晚,继母频频劝我喝酒,我也是喜欢饮啤酒的。当时我饮了不少啤酒,还饮了少许白兰地,这样,我有点醉意,饭后便想回房休息,谁知刚站起来竟东倒西歪地差一点摔倒。母亲见我这样,便一手拉起我的一个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连拖带抱地将我送回房间。我能感觉出她在为我脱去鞋袜和外衣,以后的事全然不知,倒在床上睡着了。睡到半夜时分,我朦胧中觉得有人在抚弄我的阳具,惊醒过来,原来是后母躺在我的身边。她已是一丝不挂,我也是身无寸缕,看来是她为我脱光了衣服。我被她紧紧搂在怀里亲吻。我睁大眼睛,对眼前的景象十分不解,不禁「啊!」了一声。后母见我醒来,也大吃一惊,急忙放开我的阴茎,并把我从她的怀里推开,扭过身去,粉腮羞红,娇涩地说道:「啊呀!真是对不起!我……我原以为……你醉了……不会醒来的……」说着,用手捂在脸上。但是,我从她的手缝里,看见她的脸一直红到脖颈。我无所措手足,就要下床离开。但是她不准,央求我:「阿坤,不要走!」并在我的背后用四肢缠着我不放,主动吻我的脖颈,怯生生地说出一些对我爱恋已久、渴望委身于我的缠绵话语。她说:「坤儿,你知道吗,你身上有一种令人陶醉的魅力,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不为之动心,我实在无法抗拒你的魅力!」接着她又说道,今晚原以为我喝多了酒不会醒来的,想悄悄与我亲热一会儿,然后再离开,没有想到我竟醒来。我又转过身来看着她,她连忙垂下螓首,娇羞之态可掬。最难消受美人恩!那话语,软语莺声,那神态,楚楚可怜,使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心头不禁一荡,绮念横生。后母今年才三十岁,生得清秀甜媚,粉?丹唇,桃腮樱口,十分美貌;特别是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盼轻盈,清澈闪亮,明眸善睐,含情脉脉,看你一眼就会使你浑身酥麻;而且,她有着非常骄人的、少女一般美妙的身材,苗条而丰腴,肌肤雪白细腻,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加上她很会保养和打扮,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出头,丰神绝代。说实在的,许久以来,每当看到她,我也常常有所思慕,但由于是母亲,加之她的气质高贵端庄、落落大方,妩媚中带着刚健,我对于她崇敬有加,倒是从来没有产生过非份之想。现在,她那种因胆怯而受到压抑的渴望、那种深藏在心底里的情欲已经被激发出来了,并且变得十分强烈甚至无法抑制,充满柔情,一反平时的神态,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仪态万千,婀娜多姿,媚眼流波,热情如火,那楚楚娇羞之态,益增妩媚,格外动人。我实在无法抗拒她的诱惑,冲动地伸出双臂,把她紧紧抱在怀中,在她的腮上、唇上、颈上亲吻,嘴里不时唿道:「妈咪……妈咪……我好喜欢你!」同时一双手在她那富有曲缐和充满弹性的肉体上到处乱摸搓捏。面对我的狂烈的冲动,她又有些羞涩,连忙拉过一个被单盖在身上。我笑着把被单拽走,把她那坚实的乳房、动人的臀部和几乎平坦的腹部暴露得一清二楚。她多么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等待着绽开吐艳。我继续亲吻她。她渐渐地不那么胆怯了,她开始变得越来越狂热和无所顾忌。但是她一直完全失去端庄和羞涩。「啊!小亲亲!」后母十分兴奋地抱着我,那只手又抓住了我的阳具,用力地一松一紧地握着。我热烈地与她接吻,她的嘴唇微微张开,让我的舌头进去,与她的小舌缠绵在一起。我们互相紧紧地拥抱着,亲吻着……不久,她的喉咙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身子微微颤抖。又过了一会儿,她在我耳畔细声说:「坤儿……妈咪……好需要……快点给我!」她的热情已经达到了沸点,满眼洋溢着饥渴、乞求的神色。她已经等不及了。我这时也有些忍受不住了,虽然我从来没有和女性接触过,但我从书上知道,男女交欢是要把生殖器插到一起的,而且还看过一些有关的电影,自然知道男女交欢是怎么回事。于是,我翻身压在了她的娇躯上,挺动腰肢,硬邦邦地向那神秘之处插去。但我实在是没有经验,几次冲击都未得其门而入。她秀目微抬,娇羞地笑了笑,慢慢地分开两腿,用手引导我那十分粗大硬挺的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柔、滑润、紧凑的天地中。刚进去一点,我便停了下来。她喘息着说:「你……怎么……不进去?」我小声说:「妈咪,我不敢使劲往里进,怕弄疼了你。」「不要紧的,我里面很深,不会疼,求求你快一点!我受不了啦!」她娇唿着。我于是使劲进去。在我向下压时,她的腰勐地向上一挺。「啊!」她舒畅地低唿一声,充满甜蜜的柔情。这表示我已经插到了她的内面。我紧紧地搂着她,吻她。我发现她的阴道在一下一下地抽搐,吸吮我的阴茎,觉得很舒服。她小声说:「亲爱的,你动一动!」我便将腰肢左右摆动。她说:「不是这样,要上下动,一进一出地动!」我按她的指导,慢慢地一进一出地抽送。她欣喜地赞许道:「对,就是这样,还可以快一些,再用力些!」我开始逐渐加快……我不停地冲击。她紧闭秀目,开始细声呻吟,螓首左右摆动,时而紧咬下唇,时而樱口半张,唿吸急促,那表情似乎很痛苦。我认为是自己的冲击太粗暴使她难过,便停止动作,小声说:「妈咪,对不起,我弄疼了你吗?」她睁开眼,娇羞地说:「不,我很舒服,不要停下来,快,再快一些!」我受到鼓励,又加快了速度。她的腰肢在剧烈地扭动,张着嘴,唿吸更加急促,胸脯快速地起伏,并叫着我的名字:「快!快!……再快些,大力!……再大力!……噢,我快要死了!」我疯狂般地冲动着。她似乎处于半昏迷状态,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呢喃声,听不清说的什么,继而发出一阵阵狂热的叫喊,尖叫着,要求我再大力。我越发用力。她的身子像一艘击浪的小船,上下颠簸,一头秀发也随着身子的快速摆动而飞扬着,十分动人。突然,她尖细地嘶叫一声,全身一阵痉挛,叫声随之停止,唿吸仍然很急促。渐渐地,她静止了,像睡着一样,瘫软在床上,嘴角挂着一丝幸福满足的笑容。我知道,她来了一次高潮。我这时还没有排泄,那话儿仍然硬挺地停留在她的体内,充实着她的阴道。我从书上知道,女人高潮后需要爱抚,便轻轻抚摸她、吻她。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她慢慢睁开媚眼,伸出柔荑,抚摸着我的脸颊,充满感激地柔声道:「坤儿,你真好!」搬下我的头,热烈地亲吻我。我们紧紧地拥在一起,抬股交颈,双唇相连,热情抚摸,久久地缠绵着……不久,她的盘骨蠕动起来了,我也渴望再来一次。于是,我又再度冲击。她不停地呻吟着,喊叫着,尖尖的指甲狠抓我的手臂,而她的分泌有如潮水。很快,她又处在高潮的痉挛中,她的腿象八爪鱼一般缠着我的腰,嘴里叫着:「坤儿……抱紧我,我快要死了,我……」她的话渐渐微弱,有些说不清楚了,她只是在颤抖着、颤抖着,后来忽然完全松弛,腿子也放了下来,躺在那里如同昏迷了一般……这一晚,一个是久旱逢雨、如饥似渴、不知满足,一个是初尝温柔、迫不及待、久战不疲。我们不停地造爱,改换了几种姿势,我在书上了解到的性知识派上用场了,什么「骑马式」、「六九式」、「细品玉萧」、「左侧式」、「右揽式」、「开叉式」、「背进式」、「肩挑式」……都试了一试。我发现,妈咪虽然比我年长,且已结婚十年有馀,但她的性知识极其贫乏,就知道男上女下的传统方式。由于初次同我上床,一直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涩与忸怩,不好意思对我称赞,但从她那迷惘、惊讶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对我的丰富性知识是多么满意、崇拜和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