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冷星稀,陈云踱到自家的大门前, 正准备关门安歇没想到发现在门前小道旁,隐约看到了一个诺大的麻袋, 袋口用绳子扎住?面好象有什麽东西在蠕动着。 ? ? “呜……”等陈云走近,还能听见袋子中传出的低声呻吟, ?面装的恐怕是个人而且听声音好象是个女人。 ? ? 陈云见四下无人,抓起袋子扛在肩上便朝家中一路小跑, 然后将袋子放在地上回头赶紧将门锁死。 ? ? 待陈云忐忑不安的将袋口的绳子一圈圈解开, 将袋子退下一团白晃晃的女人侗体,带着幽幽的香气, 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 ? “呜!……”没错,袋子?转的是一个女人, 一个国色天香的裸体女人这女人看上去24,5 的年纪, 长发披肩几缕乌丝垂在眼前,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妩媚动人, 洁白的面庞没有一点瑕疵小鼻头上几点微微汗珠, 樱唇绯红身段修长火辣,不知道被谁扒光了衣服, 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春光毕露,而且还用拇指粗的银绳将她的双手反吊在身后, 双掌合十一道道密密麻麻捆了个结实,绳子系的极紧, 深深勒进女人的皮肉之中从女人纤细白皙的脖子开始, 由上而下先是在女人高耸丰满的酥胸交织成密集的菱形绳网, 然后那网眼将女人挺拔的胸部勒的磙圆高突在女人平坦柔滑的腹部交错纵横, 在下体上方分出三道绳子,两道绕到身后,一道两根绳子, 分别勒进了女人敏感的阴部绳路极其阴邪。 ? ? 再看那女人,修长如白玉一般的双腿, 被交叉大小腿弯曲盘在一起用绳子从脚指头开始, 细致的一圈圈缠绕捆缚一道道绳间隔不过寸许, 先分别将其大小腿捆在一起然后再双腿上下交叠, 用绳子固定于一体最后用两道绳子从脚踝处引出, 系于女子的脖颈之上让此曼妙的美女不得不含胸低首, 弯腰驼背翘臀高耸,使雪白的屁股和勒如股间的绳子非常扎眼的暴露无疑。 “呜哦……”那女人不仅被捆成此等淫亵屈辱的姿势, 而且唇齿间还咬着一个奇怪的物件那物件状如铜铃, 表面光滑却密布小孔两边有细长的锁链连到脑后, 用一精致的小锁接合锁孔却仅如针眼大小。 ? ? 除此之外,在那女人全身各处,凡是要穴所在, 均有类似的小锁压制再看那绳子,也不是普通的银绳, 而是由无数不知名的细丝拧在一起绞合而成坚韧无比。 陈运用手拉了一下,纹丝不动。 ? ? “呜呜……”那女人不知道是什麽来头, 被人如此捆缚而且她的面色绯红,媚眼如丝, 微微娇喘下体湿润,似乎还被人下了春药……? ? 面对一位如此美若天仙的裸体美女, 身爲男人的陈云早已按奈不住欲火乱串,转眼间就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 将美女抱到床上从后面搂住美女纤细的腰肢, 将怒挺的肉棒对准美女留着蜜液的肉穴用力的插了进去……? ? “呜哦!!……呜哦?!……呜呜……”美女被陈云抱在大腿上 那粗长的肉棒便在她销魂的蜜穴中横冲直撞插的她花枝乱颤, 娇叫不止因爲春药的作用,却又说不出的畅快, 鱼水之欢酣畅无比,那白皙的侗体在陈云的怀中娇媚的扭动缠绵, 柔滑的肌肤手感一流让未经女人的陈云哪?把持的住, 啊啊啊的爽的不行不一会的工夫便泄了身子, 将白浊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进了美女的蜜穴中。 ? ? “呜……啊……啊……”美女香躯颤抖不止, 愉悦的呻吟起来高翘的雪白屁股被陈云用手尽情的捏玩, 几丝香津顺着那精巧小球的小孔慢慢的流下来 样子淫媚无比让陈云看了欲罢不能,稍歇片刻, 便忍不住抱起绝色美女提枪再刺陈云双手抓住美女被勒的磙圆无比的酥乳, 手指捏着鼓胀坚硬的乳头尽情的揉捏,配合着下身的突刺将美女弄的继续浪叫起来。 ? ? “呜呜呜!……”美女受口中的铜球所制, 想叫也叫不出声但是仅仅是那含煳不清的呻吟, 便已娇媚无比令人骨头发酥,简直就是绝好的催情良药, 陈云听着如此动听的呻吟下身干的更加起劲, 使出浑身力气将美女干的浑身乱颤,雪白的娇躯在他的怀中乱扭不止。 ? ? “受不了了……这是老天可怜我赐给我的尤物啊, 哈哈哈~ ”陈云说着下身一阵颤痉挛,又是一股浓稠的精液喷进了美女的肉穴中, 然后顺着雪白的大腿倒流出来。 ? ? ……? ? 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昨天晚上, 又岂是千金可以买到的陈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醒过来的, 大概是干的太累的缘故他起来以后,还是觉得浑身酥软, 下盘飘忽再一看那美女,依然是以盘坐的姿势躺在自己身边, 雪白的屁股正对着自己才放了心。 ? ? “似乎还在睡着呢……”陈云用手拍了拍那女人的屁股。 ? ? “呜!……”那女人娇叫一声,立刻睁开了眼睛, 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绳子捆成了一团, 根本动不了。 ? ? “恩!!……”美女勉强坐起身,用力的挣扎了一下, 但是全身的绳子全纹丝不动美女杏眼圆睁,再次使足了力气, 浑身扭动不止结果还是一样。 ? ? “呜……”美女放弃了挣扎,慢慢娇喘着低下了头, 擡起眼睛用非常复杂的表情盯着陈云似乎想说什麽, 但是嘴?含着铜球又什麽也没法说。 ? ? “别白费力气了,那绳子昨天晚上我本想帮你解开, 但是最后就是用刀子都割不动它而且全身连绳结都不见一个, 根本没法下手。” 陈云笑道。 ? ? “倒是可怜了你这样的绝色美人,要受被绳索紧缚之苦, 不过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会好好待你的~ ”陈云捏着美女的下巴笑道。 ? ? “……”美女瞪了他一眼,刚想发作, 又慢慢的半闭起眼睛将脸转过了一边。 ? ? “其实我很想听你说说话,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但是你嘴?的那个东西我实在是打开,又不好叫锁匠上门……”陈云无可奈何的站起身, 端了一碗水过来。 ? ? “好在这球上留有小孔,不然连水都没法喂你喝。” 陈云说着将碗沿贴在美女的唇边,慢慢的顺着小球周围的缝隙和小孔将水喂了进去。 ? ? “呜!!……”美女似乎不太乐意的样子, 但是她全身被捆的死死的根本没法反抗,只能乖乖的把水喝下去。 ? ? ……? ? 三天后? ? 武林大会非常反常的提前2 个月召开了。 ? ? “听说魔教女魔头上官魅已被人诛杀, 此魔女的玄媚神功听说已经练到第八重天下无敌, 真有此事?”? ? “千真万确这两天魔教上下已经乱做一团, 群龙无首正是……”? ? “可是魔教不是一年前就与各大门派结盟, 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的吗?”? ? “妈的, 这几年我们没少受那女魔头的气管它什麽盟约, 趁此机会正好……就是那女魔头上官魅真是绝色美女 死了还真是可惜要是能活捉了……嘿嘿……”? ? “肃静, 盟主到!……”? ? 陈云路过镇上最大的福悦酒楼时 正好看到武林盟主司徒鹤在衆人面前出现忍不住停下看看, 按理来说以往的武林大会2 年一届,都是在武林中有名望的掌门或者高手的家中召开, 象今天这样在酒楼提前召开的情况20年来绝无仅有。 ? ? “诸位同道,此次如此匆忙的召开大会, 是有大事与大家相商先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 就是玉清门的新掌门——雷震。” ? ? “什麽?魔教新掌门?……”? ? “诸位, 现在玉清门在雷掌门的治下已经不是魔教了, 雷掌门将会与武林各大派通力合作维护武林的秩序……”? ? 陈云见司徒鹤的身边, 站着一位30多岁的高大男子留着短发,眉宇间带着一股阴冷之气。 ? ? “诸位武林同道……”? ? 陈云没有再看下去, 因爲他的魂早已经被家?那位国色天香的美女给勾去了。 ? ? “我回来了,大美人~ ”陈云刚走到门口, 便迫不及待的推门进了屋此时那女子正保持着被绳索捆着的盘坐姿势, 在床上闭目养神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低着头一动不动, 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顺着她柔滑的肩膀一直倾泻到腰间 和雪白的肌肤贴在一起妩媚动人。 ? ? 陈云忍不住放下东西,冲过去一把抱住了美人, 就是一顿狂亲然后下身的肉棒长驱直入,再次进入到那销魂之地酣畅的抽插起来。 ? ? “呜哦?!……呜!!……”美女似乎很不情愿被陈云突然打扰, 睁开媚眼嗔怒的扭动着娇躯挣扎起来,但是受绳索所制, 根本不管用。 ? ? “嘿嘿,大美人,你越来越带劲了, 来……恩!”陈云说着将美女抱到自己大腿上 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 ? ? “呜!!……呜!!……呜!!……”美女的长发随着剧烈的颤动不住的舞动起来, 她半闭着媚眼低声的娇吟着,但是神情已与刚被陈云发现时大爲不同, 眉宇间有一种英媚之气。 ? ?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竟然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司徒盟主, 没想到武林大会也会在这样的地方召开……”陈云射完之后 抱着那美女继续说道。 ? ? “可惜啊,我早就听说过魔教妖女上官魅的艳名, 可惜听盟主说她已经死了……”陈云有些惋惜的喃道。 ? ? “呜?……”那女子听见上官魅的名字, 突然睁开了眼睛迟疑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陈云。 ? ? “不过我有你已经很知足了哈哈~ 我的大美人~ ”陈云说着搂住美人的酥胸笑道。 ? ? “只是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帮你解开身上这些绳索和嘴中的怪球, 也好让我们更加方便的亲热亲热~ ”陈云正说着 突然房顶上传来一阵响动接着,随着哗啦一声, 一个人影压塌了屋顶坠到了陈云面前的地板上。 ? ? “谁?!谁?!!……”陈云吓的大叫一声, 再仔细一看此人身形高大健硕,全身乌黑,嘴角是早已干了的血迹, 显然已经死去多日可能是受了重伤之后,逃到屋顶躲避仇家追杀, 结果伤重身亡死在了上面,因爲屋顶年久失修, 终于掉了下来。 ? ? “呜!……”那女人一见到死者的样子, 先是一惊接着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 ? “喂……”陈云确认人已经死透了之后, 开始在他的身上乱摸从他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黑袋,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把钥匙和数捆和床上女子身上一模一样的绳索, 还有几个和女子嘴?一样的塞口球。 ? ? “难不成……你是被他……”陈云看了看那细如针尖的钥匙和那些绳索, 回过头看了看美女问道。 ? ? 那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 ? “那麽,这钥匙……”陈云拿着钥匙朝女子走了过去, 但是马上又迟疑了。 ? ? “呜?……”? ? 陈云看着那死者的样子, 明显是练武之人又用那麽严密的绳索捆着眼前这位美女, 想必这美女的身手也不差万一自己贸然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 ? 陈云想到这?, 便将钥匙伸入女子后脑处的锁孔轻轻一转,那链子便一分爲二, 铜球才从女子的嘴中被吐了出来。 ? ? “啊……啊……终于……拿掉了……快帮我把这绳子……”那女子翕动着嘴唇喃道。 ? ? “你……”女子转过脸,见陈云一动不动, 收起了钥匙马上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 ? “请你放开我,我的手脚被捆了三天, 现在都已经麻了再不放开的话……”女子的脸上露出了楚楚可怜的神情。 ? ? “我……”陈云捏着钥匙的手抖了一下, 才想起这女人已经被如此严密的捆了三天要是一般人, 恐怕早已被绳子勒的四肢淤血皮肤发紫了,但是这女人全身上下被绳子勒的如此之深, 却无半点青淤的痕迹而且肤色白嫩如初,实在是怪异。 ? ? “弄不好,这女人是一个绝世高手也说不定……”陈云心?暗叫不妙, 当时看着她国色天香想都没想就动了邪念,几天来不知道将她奸污了多少次, 要是她一旦手脚恢复自由自己恐怕会立即被碎尸万段……? ? 想到这?, 陈云已经冷汗直冒好在那女子身上的绳索看起来牢不可破, 这才放下心来。 ? ? “呵呵,我已经占了你的身子,你肯定怀恨在心, 万一你会武功等我松开绳子,你一掌把我噼了怎麽办?”? ? 听到这?, 那女子杏眼圆睁面带愠色,刚要发作,浑身被绳子勒的发麻的感觉提醒了她现在的处境。 ? ? “大哥,我不怪你,我赤身裸体的被捆成这种姿势, 但是又中了淫毒……只要你把我放开我保证不计较你侵犯我身体之事, 而且还会重重酬谢……”女子缓和了一下神色 柔声说道。 ? ? “这……”陈云忧郁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把钥匙拿出来。 ? ? “呵呵,别的东西我都不要,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作我的老婆~ ”陈云见那女子依然无法反抗色心又起, 伸手朝女子的乳房摸了过去。 ? ? “你!!……竟敢……啊!……呀!……”女子虽然嘴巴得到了自由, 但是浑身上下还是动也不能动只能任由陈云尽情玩弄, 捏着她的乳房大力的揉捏。 ? ? “呵呵,终于听到了你说话的声音, 比原来还要动听百倍呢来,让我们再……”? ? “放开我!……恩!!……哼!……”那女子见再说也是徒劳, 索性任由陈云继续在自己身上乱摸。 摸着摸着,一脚踢中了地上的死尸,这才想起屋?还躺着一个大死人没处理。 ? ? “色鬼,还不赶紧把他背出去埋了, 等着官府找上门来啊?”那女人用力一扭身子从陈云的怀中挣脱 没好气的说道。 ? ? “对对……差点忘了……他是……?”? ? “这个人叫什麽你最好不要知道, 我只告诉你这是个卑鄙小人,在水?下毒暗算本小姐, 还用这副特制的绳索和那个铜球把我困住原本想将我绑到他秘密建成的地下淫窝百般淫辱, 结果却被同伙反水偷袭打成重伤临死了还色心不死, 带着我逃到这?气竭而亡反倒便宜他了,要是给本小姐恢复自由身……”那女子说着说着, 面露怒容狠狠的瞪了死人一眼。 ? ? “那你是?……”虽然有绳索加身, 这女人就是天王老子也奈何不了他不过慎重起见, 陈云还是决定问问她是什麽来头。 ? ? “我……”那女子欲言又止, 低下头柔声说道: “身爲女人, 在武林中难免被这些淫贼惦记此次失手受辱, 委身于此也没有办法,既然你问起我的名字……”? ? “姬雨红……”女人擡起头, 慢慢的说道。 ? ? ……? ? 陈云将那百十斤的大汉背到后院, 挖好了坑刚要埋下,却听门外传来别人叫门的声音。 ? ? “开门!!”? ? 不等陈云来到院门前, 来人已经踹门进来总共有四人,各个腰挂佩刀, 看身手都不是一般人物陈云不敢上前答话,从后面翻窗户进了屋?, 从门缝中偷看。 之见他们环顾了一下四周,刚要朝屋子走来, 却听其中一人从后院大喊: ? ? “报告 后院发现了叛贼陈远山的尸首。” ? ? “掌门果然猜中,叛贼身负重伤, 果然死在了这一带可见其随身带的包裹?”? ? “没有……”? ? “那进屋去搜, 见到什麽知情人格杀勿论!”? ? “啊?!”陈云一听, 脚立刻软了下来。 ? ? “喂,怕什麽,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你帮我把绳索解开让我去收拾他们。” 姬雨红在床上小声说道。 ? ? “但是……”陈云还在忧郁。 ? ? “你一个大男人,怎麽那麽婆婆妈妈的, 你是打算让他们把你杀死还是帮我解开身上的绳子?”姬雨红说道。 ? ? “屋?有声音,冲进去!!”屋外四人大喊着, 一脚便将屋门踹开突然眼前一团白影闪过,姬雨红赤身裸体, 修长的玉腿在半空中飞腾而过陈云根本没看清是怎麽回事, 四人已经应声倒地胸口留下一个深陷的掌印。 ? ? “你?……上……上……”还有一个人没有咽气, 伸出手指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姬雨红喃道。 ? ? “上阎王那报到去吧。” 姬雨红玉腿一擡,一脚正踏在那人的胸口, 那人立刻咽气。 ? ? “你……你到底是……”陈云只猜到姬雨红会武功, 但是没想到她的武功竟如此之高而且手段狠辣非常。 ? ? “小子,姬雨红是假名,你听好了, 本小姐的名字是上官,魅……”上官魅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 转过脸冷冷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