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打手提来一桶凉水,从头到脚浇在刑架上的女犯人身上, 「啊……」女犯人醒过来的时候又呻吟了一声。 这是一个年青的少妇,赤身裸体吊在木架上, 两边的铁链都连着十根细细的铁丝分别紧紧的绑住她的十个手指和脚趾, 将她的四肢拼命向两边拉开使她呈一个「大」字型。 女犯人的身体上布满了一条条鞭印和烧烫的痕迹, 长长的头发盖住了脸。 几个清兵手里拿着硬毛刷蘸着盐水一下一下慢慢的刷着她长着浓密阴毛的下身和两只粉嫩雪白的脚掌。 每刷一下,这个年轻的女犯都要痛苦地抽搐一下, 把捆绑的铁链挣得「哗啦」直响。 清军参将王伦狞笑着说: 「仔细的刷, 把她下身的臊臭味和脚丫子的臭味都刷净了弟兄们好慢慢的玩。 」那名刷脚掌的清兵凑近女犯高高吊起的肥厚的脚掌嗅了嗅, 说: 「王大人都刷了好几遍了,这个臊娘们的脚丫子还是臭烘烘的。 」另一名正在刷屄眼的清兵淫笑着说: 「这个太平军的骚娘们真臊, 你看她的臭屄眼还一缩一缩的。 」清兵们一阵哄笑。 谁能想到,她就是几天前还让清军闻风丧胆的太平军女将李红娇, 现在却只能在这里赤身裸体的受尽凌辱和折磨。 原来天京沦陷后,李红娇跟随干王洪仁干保护幼王洪天贵突出重围, 但在浙江境内遭遇敌军。 李红娇带着几十名太平军女兵在后面掩护,终于寡不敌众, 为敌人捕获。 王伦一把揪起李红娇的长发,扬起她的头。 李红娇虽然经过一天的酷刑,面容憔悴,但仍遮不住她的美丽。 「说,伪幼王逃到什么地方?」李红娇一声不吭。 王伦说: 「妈的,我就不信打不开你的嘴。 我这里还有好多新鲜玩意你没尝过呢!」说着, 他从旁边的打手那里接过一段细麻绳紧紧系在李红娇的一只乳房上, 丰满的乳房被勒得鼓了起来。 接着,另一个乳房也被勒上了麻绳。 李红娇的两只乳房像皮球一样在胸前颤着,两个乳峰高高翘了起来。 王伦又拿过一个盘子,里面是几根长长的竹签。 他用一根竹签在李红娇的奶头上扎了扎: 「你现在说不说?」李红娇的两个乳房被紧紧地勒住, 奶头集中了血液膨胀起来,奶孔都张开了,变得十分敏感。 竹签每碰一下,都使李红娇浑身抽搐一下。 她知道王伦接下来要作什么,又不敢、不愿相信。 但无论如何,哪怕粉身碎骨她也不能出卖干王和幼天王, 不仅因为他们是天国的唯一希望而且因为干王还是她多年的情人。 李红娇摇了摇头,王伦把竹签正对着奶头深深刺了进去, 「啊……呀……」李红娇发出令人毛骨耸然的惨叫 勐烈地挣扎把绑住她双手和双脚的绳索拽得「砰砰」作响。 「幼天王在什么地方?」王伦嚎叫着。 还是没有回答,「啊……」另一个奶头也被刺进了竹签。 李红娇希望自己再一次昏死过去,但她仍然是清醒的。 王伦再次揪起她的头发: 「想再扎几根么?」李红娇气喘嘘嘘地说「该死的清妖!你杀了我也不说!」「嘿, 杀了你没那么便宜。 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说着,王伦朝旁边的一个打手示意了一下, 那个清兵狞笑着又从盘子里拿起一根竹签。 「咦……呀……」王伦也不禁为这声惨嚎打了个寒颤。 李红娇还是没有昏死过去。 (第二章)李红娇的每个奶头上已经刺入了四、五根竹签。 她两个乳房像要爆裂一样,眼前发黑,但神志还是非常清醒。 王伦和打手们只要一准备刺入竹签,她都拼命挣扎, 可是无济于事。 她每次惨叫过后, 都对自己说: 「如果他们再要刺, 就招供实在无法忍受了。 」但每次乳房被握住,竹签就要刺入的时候, 她又想: 「挺住这一次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这样,她始终没有屈服。 被吊得高高的李红娇又一次在前胸感到打手的鼻息, 她的绷得紧紧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住了。 正在犹豫,勐然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 「哎呀……」她惨叫着朝乳房上一看,原来王伦双手攥住所有的竹签, 一用力全都拔了出来。 系住乳房的麻绳一被解开,李红娇的两个奶头立刻血流如注。 旁边的一个打手跟着上来,手里握着两把盐, 抹了上去。 血被止住了,但李红娇的叫声不绝于耳。 王伦和几个打手看着女犯人痛得在刑架上乱摆, 一头长发都飘了起来得意地放声大笑。 他们哪里知道,李红娇刚才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终于熬过了这一关在意志上战胜了他们。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刑房中掌上了十几根粗粗的牛油蜡烛, 被照得通明。 打手们看着烛光照映的赤裸的女人胴体,都露出淫邪的目光。 王伦知道他们的心思,他自己又何尝不想在这个漂亮的女犯人身上发泄兽慾?可是不敢。 这是上面交下来的要犯,她知道的口供关系到好多人的荣华富贵。 无论怎样用刑都没有关系,但奸污是犯忌的。 况且,他的顶头上司,总兵刘耀祖是个道学先生, 自诩治军有方。 要是给他知道了,一定会把自己革职察办。 正想着,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 「总兵大人到!」总兵刘耀祖带着几个亲兵走了进来。 他身穿便装,青衣小帽,拿着一把扇子, 一副温文尔雅的儒将风度: 「怎么样?犯人招了嘛?」王伦连忙上前 拜了一下: 「回镇台大人末将严刑鞠问了一天, 她就是不招。 」刘耀祖这时朝李红娇望去。 一个打手连忙揪起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擡起来。 刘耀祖心里一动,早就听说太平军里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将, 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一张瓜子脸因为痛苦的表情,更显得楚楚动人。 身材匀称的裸体上蒙着一层汗珠,纵横的伤痕和血印下是雪白的肌腹。 总兵大人有些管不住自己了,目光不断在女犯人身上游移, 从紧咬嘴唇的美丽脸庞和湿漉漉的长发到乌黑的腋毛和微微颤动的双乳, 再到由于双腿被绳索向两边拉开暴露无遗的长着浓密阴毛肥厚的阴户。 最让他感到兴奋的是李红娇那被十根细铁丝扯开脚趾的两只肥厚的脚掌, 由于痛苦不由自主的一伸一缩,同时大开的两腿之间那最神秘的阴户和肛门也时而缩紧时而张开, 又黑又密的阴毛也随之颤动把这个总兵大人看得神魂颠倒。 王伦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心里说: 「他妈什么道学先生, 风雅儒将原来也是个淫棍。 」不过,他此时心里有了主意, 命令打手们: 「把犯人放下来!」打手们会意地只解开拴住李红娇双臂的绳索, 让她躺在地上但两脚仍然吊在刑架上。 这样,她背着地,肥大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 双腿继续大张开把阴部全部呈现在众人眼前。 王伦又说: 「你们都退下,我和镇台要私审女囚。 」刘耀祖没有反对。 打手和亲兵们眼中燃烧着慾火,没有办法,都退了出去。 王伦看门关好了, 又对刘耀祖说: 「大人, 咱们现在给她上一个对付一般女犯的刑罚。 」「什么刑罚?」刘耀祖问。 「嘿嘿,我们叫它『棍刑』。 一般女人都受不了十几个男人给她上的棍刑。 大人,您先请。 」刘耀祖当然明白。 虽然奸污囚犯触犯清律,但色胆包天,他实在再按捺不住了。 「好,只要可以让她招供。 」说着,他三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李红娇躺在地上,昏昏沈沈,突然觉得臀部下面被埝上一块厚木头。 再擡头一看,一个赤条条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她明白下面将要发生的事,「你们这群野兽, 要作什么?」她挣扎着但全身虚弱,双腿又被绑住, 全然无力反抗只能听凭刘耀祖趴到自己身上。 下身一阵疼痛,已经被刺入了,「呀……」她只有尖叫。 刘耀祖根本顾不上总兵的体面,在李红娇身上大动。 差不多过了有一袋烟的功夫,他才酣畅地倒在女犯身上。 「怎么样?招不招?十几个弟兄还在外面排着队呢!」王伦这时也已一丝不挂, 等刘耀祖一下来就扑了上去。 「呸!清妖。 干王会给我报仇的!」李红娇话音未落,王伦已经狠狠插了进去。 (第三章)王伦比刘耀祖还要暴虐。 他剧烈冲刺,两只手在李红娇的两个被竹签扎得红肿的奶头上又搓又捏。 李红娇虽然躺在地上,但双脚依然高高的吊在刑架上, 因此架子都被弄得「咯咯」作响。 穿上衣服的刘耀祖弯下腰仔细的玩弄着李红娇被绑在刑架上的两只脚掌。 这是一双没有缠过的脚,刘耀祖玩够了几个姨太太的金莲, 今天才领略到天足的自然美。 李红娇由于下身的痛楚,扭动着娇躯,两只大脚丫时而绷紧, 时而张开留着更激发了刘耀祖的兴趣,他凑到李红娇的脚掌上仔细的欣赏摸弄, 还掰开几个并拢的肥脚趾头闻闻味一股诱人的淡淡的酸臭味从李红娇脚趾缝隙里和白嫩的脚掌上散发出来, 他玩着玩着觉得裤裆里的那东西又勃然而起。 可惜过了一会,在他手中一动一动的脚停了下来, 原来王伦也完事了。 刘耀祖直起腰,他虽然还意犹未尽,可是碍于自己的身份, 今天晚上一次也就够了。 他于是对穿好衣服的王伦说: 「看来这个女犯还很顽固, 外面的弟兄们可以进来了。 」门一打开,外面的打手和亲兵们都涌了进来。 刑房里立刻像是个男浴池,不少人脱了个精光, 还有些人提着裤子排队等候。 这些绿营清兵平时打仗不行,干这种事情是拿手好戏。 再说,这次虽然是曾国藩的团练打败的太平军, 但他们这支绿营部队也跟着在荒郊野外跑了半年 大家都好久没有沾女人了。 李红娇看了一眼屋里的情形,又立刻闭上了眼睛, 「天父天兄啊让我死了吧!」她祈祷着。 她闭上眼睛,但身上所有别的感官都格外敏锐。 清兵们一个个地扑到她的身上,每个都像野兽一样地折腾。 李红娇的下身像着了火一样,每一次抽插都是酷刑。 胸部也被那帮家伙揉着、搓着、吮吸着,奶头钻心地痛。 有的还没有轮到的人掏出阳具在她脸上乱蹭, 骚臭的气味让一向有洁癖的她恶心不已。 他们还用各种下流不堪的语言污辱她,倒把她说成淫荡不堪, 让李红娇听得面红耳赤。 李红娇意识到,自己的惨叫和怒骂只能让这群暴虐的清兵更加兴奋, 于是紧咬嘴唇拼命忍着。 忽然,她又感到自己被人擡了起来,睁眼一看, 原来他们正把她换到刑架的另一面。 李红娇还没有回过神,已经脸朝下趴着,双脚依然吊在刑架上。 她恐怖地感到,已经有人把阳具顶在肛门上, 「啊……不要啊……」李红娇终于喊出了声。 王伦这时揪起了她的头: 「怎么样?伪幼王朝什么地方逃?」李红娇倔强地咬着嘴唇, 还是一声不吭。 后面开始刺入了。 由于双腿被绳索拉得大张开,李红娇一点抵御的能力也没有, 她只有泪流满面忍受这前所未有的凌辱。 有的清兵本已经轮到一次,现在又褪下裤子, 跑上来鸡奸。 刘耀祖和王伦又逼问了李红娇多次,但她还是一字不吐。 不知过了多久,李红娇的双脚终于被解了下来。 屋里的人都穿好了衣服,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 津津有味地评论着。 刘耀祖此时说: 「把她带回牢去,给一些饭, 今天晚上不许有人再碰她。 这是要犯,如果根据她的口供抓住伪幼王和洪仁玕, 咱们绿营就大翻身了。 明天我还要亲自审问。 」「喳!」大家异口同声回答。 王伦又乖巧地说: 「因为是要犯,今夜不得已允许大家用棍刑, 可是不得说出去不然谁也脱不了干系。 」「喳!」第二天一用完午膳,刘耀祖又穿着青衣小帽来到了刑房, 官服顶戴太不方便了。 他坐在太师椅上,王伦和四个打手在旁边伺候着, 几个亲兵在门口听令。 「带女犯!」刘耀祖下命令。 他今天打定主意要在李红娇身上细细作文章, 如果让她招供抓住幼天王,他起码可以升作提督。 李红娇虽然经过昨天一天的酷刑和轮奸, 可是她一生戎马身体健壮,勉强吃了两顿饭, 休息了一夜和一个早上到底恢复过来一些。 一被架进屋内,李红娇不禁觉得自己想哭。 可怕的蹂躏又要开始了,她连王伦和刘耀祖的脸都不敢看,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得住这次的折磨。 李红娇身上罩着一件薄薄的灰色囚袍,赤着双脚, 长发披在肩上胸口一起一伏,两个乳峰的轮廓显现出来。 刘耀祖欣赏了一番女犯, 又说: 「今天本镇要好好地审问你。 好多大刑你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果识相,就赶快招供, 不然让你吃尽苦头之后我再把你赤身裸体骑上木驴, 在这一带三镇九乡游街示众最后在大营门口剐了给我祭旗。 」李红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不禁抽泣了两声。 「哈哈!」王伦笑道: 「害怕了吧?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快招!」「呸!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不会招供的!」李红娇止住哭,咬了咬牙说。 王伦一示意,打手们上前拽下了女犯身上的袍子, 那底下什么也没有穿。 李红娇没有像昨天他们第一剥她衣服那样挣扎, 倒显得很从容。 她也不再用手护住自己的私处和胸部,直挺挺, 一丝不挂地站在地上还甩了一下长发,倔强地擡头盯着刘耀祖。 刘耀祖大怒: 「吊到架子上去!」打手们扑上来, 李红娇又呈大字型悬在刑架上。 (第四章)李红娇被吊在刑架上,看着眼前十来个昨天刚刚蹂躏过自己、今天又跃跃欲试的清军官兵, 再看看刑房内到处摆放的刑具不禁垂下了头, 咬紧牙关闭上眼睛。 刘耀祖此时背着手走到刑房中央, 对众人说: 「本镇曾经看过一本异书, 叫《研梅录》是明朝人周纪成所着。 里面专门讲如何捶讯女犯。 」王伦不懂地问: 「这种书,如何起这样雅的名字?」刘耀祖有了卖弄学问的机会, 非常得意。 他摇头晃脑地解释说: 「这本书开宗明义, 说到: 梅花固清香非置于钵内仔细研之碾之, 其馥郁不发。 女犯虽娇弱,非缚于厅前严酷拷之捶之,其内情不供。 这个周纪成原是前明东厂的一个主管,专司钦犯及其家属的审问。 他在鼎革之后隐居山中,写下这本奇书。 」屋内众人都佩服地直点头。 刘耀祖又说: 「现在我们给她用个这本书里的一个刑罚, 叫作雨浇梅花。 」他接着便指挥打手们行动起来。 吊着的李红娇也把刚才一席话听在耳朵里, 不觉深深吸了口气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突然,她的头发被人勐然拉向背后,使脸仰了起来, 一张黄裱纸盖到了上面。 接着,有人在朝黄裱纸上浇水。 纸被细细的水流浸湿,封住了李红娇的鼻口, 令她窒息。 王伦看见女犯仰着头痛苦地在刑架上挣扎, 胸脯困难地一起一伏 连忙对刘耀祖说: 「大人, 别憋死了。 」刘耀祖笑而不语,走上前去,踮起脚, 在黄裱纸上撕了个口子正对着下面的嘴。 李红娇立刻停止了剧烈的摆动,贪婪地唿吸。 旁边的打手拿起舀子,水朝着她的嘴浇下来。 李红娇的头发还是被人紧紧抓住,脸仰着, 怎样挣也挣不脱。 她的鼻孔依然被薄薄的黄裱纸住,想用嘴喘气, 但水每浇一阵才停一下。 她越是憋得慌,越是拼命张嘴,水喝得越多, 「咕嘟、咕嘟」喝个不断。 「哈哈,真能喝呀,一桶都下去了。 再来一桶!」王伦看见李红娇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 像孕妇一样不由兴奋得大叫。 又一桶水提到刑架下面,王伦亲自拿过舀子, 半柱香的功夫便全都灌了下去。 李红娇的头发被松开了,黄裱纸也拿了下去。 她低着头,喘息着,呻吟着,肚子已经比孕妇临盆时的还大。 看见她这个样子,屋里的打手们都开心地狂笑起来, 还用污言秽语打趣。 这时,打手们又照刘耀祖的命令把一个大木桶放在李红娇的下方。 李红娇突然感到后面有人推住她的腰,见面一个打手两手推住她的肚子, 使劲一挤。 「啊呀!」李红娇一声惨叫,尽管两腿被绳索拉得大张开, 她还是下意识地想收紧下身。 但当他们挤第二次的时候,她的屎尿都出来了, 落在下面的桶里。 两个打手不停地挤压,泪流满面的李红娇一面呻吟、一面排泄, 直到她的肚子复原下面的木桶也满了。 刘耀祖让两个打手把盛着粪尿的木桶擡到李红娇的面前, 用扇子擡着她的下巴说: 「怎么样?想招供么?如果不招 我让你把这一桶再灌下去。 」李红娇虽然军旅生涯,但是出名的洁癖。 即使出外作战,她的营帐也总是一尘不染,每天都要找水沐浴, 现在要把这一桶恶臭扑鼻的粪便灌进去她实在受不了, 但是一看眼前刘耀祖和王伦这两个人得意的样子 她的倔强脾气又来了: 「畜生我命都豁出去了。 你们来吧!」「灌!」刘耀祖说毕,退到太师椅上。 他也有洁癖,不愿自己溅上屎尿。 李红娇的头发又被拉向后面,脸仰起来, 一张浸湿的黄裱纸蒙到脸上。 这一次,他们在她的嘴上插了个漏斗。 这次灌得极其困难和缓慢,吊在刑架上的女犯哭叫着, 拼命摆动着要两个人使劲抓住她的头发,才能让她把脸仰着。 有时她从嘴边呕吐出来,淅淅沥沥滴在下面桶里, 还要重新灌。 可是,一桶粪便终于全灌进去了,她的肚子又鼓得老高。 当打手们再次把她肚子挤空的时候,李红娇如愿以偿, 昏死了过去。 有洁癖的刘耀祖让打手们把李红娇的头发和身上洗刷干净, 把刑架下面冲了一遍这才让人用艾草熏她,让她苏醒过来。 他又站到李红娇面前: 「怎么样?刚才那只是开胃小菜, 大菜还在后面。 你到底招不招?」李红娇低着头,一声不吭。 「那好。 」刘耀祖一招手,旁边的亲兵递过来一个盒子。 刘耀祖从里面取出了几根银针。 他看见李红娇浑身打了个冷战, 笑着说: 「别害怕, 这不是上刑用的。 我把针扎在你的几个穴位上,是防止你又再昏厥过去, 因为下面的大刑很厉害。 上刑用的针比这粗,也比这长得多。 」李红娇禁不住又抽泣起来。 刘耀祖不管这些,他平日熟读医书,此时毫不吃力地把针分别刺入李红娇头上和背后的几个穴位。 (第五章)打手们在刘耀祖的指挥下, 把缚住李红娇双脚的绳索从刑架两侧柱子下面的铁中抽出来 和缚住她双手的绳索一样穿过柱子上面的铁。 打手们使劲拉动绳索,使李红娇的双脚几乎碰到她的双手。 李红娇因此背朝下,头仰向后面,胳膊肘挨着膝盖, 两臂和两腿大张着私处和肛门都正对着站在刑架前的刘耀祖和王伦的脸。 刘耀祖得意地说: 「这个捆吊女犯的办法, 叫作梅花欲放。 你们看,她这样像不像一朵似开不开的花?」屋子里一阵哄堂大笑。 王伦笑嘻嘻地说: 「开得够大了。 」说着,伸手扯了扯李红娇那又黑又密的阴毛, 探到私处里面拨弄了一下。 被吊得仰面朝天的李红娇一阵挣扎,把绳索弄得「哗哗」直响, 又引来屋里一阵淫笑。 刘耀祖说: 「还开得不大。 过一会,花心还要怒放。 」他让两个打手揪住李红娇的长发,把她的头提起来, 逼她看自己的样子。 李红娇头发被人提着,看了一眼自己大张开的下身, 脸不禁红到了耳根立刻闭上了眼睛。 刘耀祖说: 「睁眼!我要你看着自己受刑。 你现在穴道上扎了针,昏死不过去。 如果再闭眼,我以后就把你泡在大营的粪坑里, 顿顿饭都给你灌弟兄们的屎尿。 」李红娇连忙睁开了眼睛。 她相信这伙野兽说得出来、做得出来。 她实在太怕屎尿了,特别是他们的屎尿。 这时,刘耀祖从旁边接过一根钢针,足有绿豆那么粗, 筷子那么长。 他让打手们把捆住手脚的绳索同时朝下放了放, 然后一举手 抓住李红娇的右脚: 「你看好!」李红娇睁眼一看, 只见刘耀祖抓住干王曾经心爱的精巧的脚用钢针抵住脚心, 使劲扎了进去。 「吓……呀……」一声凄厉的惨叫,钢针从脚背透了出来。 旁边的两个打手要死命揪住她的头发,抓住她的胳膊, 才能止住她勐烈的摆动。 王伦这时候也拿起一根钢针, 抵住李红娇的左脚心: 「招不招?」李红娇虽然被抓住头发, 还是尽力摇了摇头。 王伦故意扎得很慢,钢针刺入脚心后,还左右徐徐地钻。 「呀……」「呀……」「哎呀……」抓住头发的两个打手吃力地擡着李红娇乱摆的头, 逼她看着自己的脚。 钢针终于从脚背透出来了, 刘耀祖此时又对不断呻吟着的李红娇说: 「怎么样?我刚才和你说过, 动刑的针又粗又长。 你现在改变主意没有?」说着,他又拿起一根钢针, 并抓住女犯的右乳开始玩弄。 李红娇意识到刘耀祖下一步要作什么,浑身紧张得像打摆子。 她虽然觉得自己已经忍受到了极限,可还是顽强地摇了摇头。 「呀……」「呀……」李红娇眼见着钢针徐徐地横穿过自己的乳房。 她拼命乱摆,把刑架上的绳索震得「砰砰「响, 又上来两个打手帮忙才能抓牢她。 王伦随着也抓起左乳,慢慢地横穿上钢针。 这时候,刘耀祖让一个打手拿来一枝蜡烛, 他把蜡烛点上用火焰燎钢针露出来的部份。 李红娇这个时候已经大汗淋漓。 打手们依然提着她的头,强迫她看着钢针的尾部逐渐烧红, 鼻子里钻进一股皮肉烧焦的难闻气味她的惨叫声又不断在刑房里激荡。 刘耀祖和王伦换着把两个乳房和两个脚心里的钢针都烧了一遍。 李红娇的嗓子因为嘶嚎已经沙哑了,但她还是不供。 抓住李红娇头发和胳膊的打手们累得不行, 已经换了一拨刘耀祖和王伦也是满头大汗。 「妈的!这娘们真能挺。 别审了,再烤一会她的屄眼,拉出去游街,凌迟处死算了。 」王伦说。 刘耀祖说: 「煳涂话。 你我的前程都在这女人身上,她如果招供,今天的弟兄们也升一级, 每人再赏银十两。 」屋内众人一听,又都来了精神。 歇了一会, 刘耀祖又站起来说: 「下面还有大刑伺候她, 跟着就叫她花心怒放不怕她不招。 」大家这下更提起了兴致。 说着,他领着王伦等人走到刑架旁。 打手们再次抓起李红娇的头发,提起她的头。 刘耀祖说: 「刚才你受的罪,和下面的比起来又不算什么了。 快想想,供不供?」刚才那么严酷的刑罚, 都没有丝毫昏厥的意思李红娇已经彻底绝望了。 她知道,今天刘耀祖不会放过她,要让她把罪受到底。 可是,想起干王的恩爱,天朝的重恩,她还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想解脱这一切么?」刘耀祖此时也有些佩服这个女子了。 但佩服是佩服,他的前程比什么都重要。 况且,他还从对这个清丽的少妇用刑中得到莫大的享受。 他不会饶过她。 李红娇喘了喘气, 回答说: 「你们如此用刑, 丧尽人性。 但是我不会让你们如意的。 」「那好。 」刘耀祖说: 「那就再让你尝几个肉菜。 」(第六章)刘耀祖拿过了一个酒瓶, 打开塞子喝了一口然后喷在李红娇张开的私处里面, 李红娇立刻感到下面火辣辣的接着是一阵奇痒。 刘耀祖又朝里面喷了一口酒,「大人,您这是请她喝酒么?」一个打手笑着问。 「你们有所不知。 这酒里面加了雄黄和蛤蚧焙干研成的粉,还有别的药材, 是前人专门对女犯上刑用的。 任你再贞节的女人,阴户内喷上这个酒,顷刻之间就成荡妇。 你们看,花蕊已经出来了。 」大家都凑过来看。 只见女犯的大阴唇已经肿了起来,阴蒂也探出了头。 屋子里爆发出一阵怪叫和怪笑。 李红娇被打手们强迫看着自己的下面起了无法控制的反应, 连汁液都分泌了出来羞得无地自容。 「啊呀……你们这些无耻的家伙!杀了我吧!」同时, 她又感到私处的燥热一直传到了全身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次次擡起, 两条腿虽然被绳索拉得大张开但私处也开始轻微地一张一阖。 她连忙紧咬下唇,死命忍住,但这一切已经被打手们看在眼里。 「哈哈……到底谁无耻?看看自己这个样子。 」「镇台,把这个酒的方子给小的一份。 等打完仗,进了城,我要万香楼的五儿尝尝。 」李红娇已经泪流满面。 这个时候,刘耀祖又让王伦拿过几根拴着粗鱼缐的大号鱼钩, 然后把一个鱼钩搭在女犯的大阴唇上。 李红娇浑身直抖: 「你要做什么?做什么?呀……」随着她的惨叫, 王伦淫笑着把鱼钩穿过了肿胀的大阴唇。 接着,李红娇每侧的大阴唇都个穿上了两个鱼钩。 王伦又把鱼缐绕在刑架的两个柱子上,把她的私处大大拉开。 李红娇刺痛钻心,不住呻吟,被后面的打手揪起头发强迫着, 看着自己的阴部。 那里被鱼钩拉得变了形,向两边大敞着,里面的层层粉肉暴露无遗, 挂着分泌出来的米汤一样的液体。 因为被喷了药酒,私处仍然又热又痒,阴蒂变得十分硕大, 张开的穴口也在轻轻蠕动。 这个干王曾经抚爱不已的地方,现在居然变得如此令她厌恶。 她羞耻、恐惧、恶心,一张嘴,呕吐了出来。 刚才被灌进去的屎尿还没有被打手们挤揉排泄干净, 现在随着胃液流了一身。 刘耀祖和王伦连忙摀住鼻子,退后几步,命令打手们赶快冲洗。 冷水泼在身上,倒让李红娇的燥热下去了一些。 这个时候, 王伦操起一根藤条站在她的面前: 「招不招?」李红娇不出声。 「啪」的一声,藤条落在左大腿的内侧。 一条血印鼓了起来。 「招不招?」又是「啪」的一声,藤条又落在李红娇右大腿的内侧。 藤条每次打下来,她都大叫一声,半是疼痛, 半是害怕。 她料到,再抗下去,藤条就会打在最要命的地方。 「别……别打了。 」她说。 「哈哈,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刘耀祖十分得意, 走到李红娇的面前 问道: 「幼天王朝什么地方逃了?」「我……不招!」李红娇在这一刹那又鼓起了勇气, 「挺住。 一定要熬过这一关。 」她心里说。 刘耀祖大怒, 说: 「打!」提住李红娇头发的打手又使劲朝前按了按她的头, 逼她睁眼看着自己大敞开的私处。 「啪!」「哇……呀……」藤条打在怒放的花心上。 又有两个打手跑上去帮忙,才能控制住剧烈乱摆的李红娇。 「招不招?」还是没有回答。 「啪!」「呜呀!噢……噢……」「招不招?」「啪!」「啊……」王伦朝大张开的阴户连打了七、八下。 每打一下逼供一次,李红娇在四个打手拼命的抓持下勐烈挣扎, 眼看着自己的私处在一下又一下的鞭击下被摧残得鲜血淋漓 但还是不招。 刘耀祖此时止住了王伦,走上前来,又朝私处喷了两口酒。 现在再也没有痒和热的感觉,有的只是钻心的疼痛。 王伦上来,朝伤口里抹了一把盐。 血被止住了,同时,刑架被大声呻吟的李红娇挣得乱响, 像要散了一样。 大家又歇息了一阵,打手们再次走上前去, 揪起了李红娇的头发 刘耀祖凑近着她的脸说: 「你如果不招, 我就天天让你受这样的罪。 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被提着头发的李红娇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愤怒地说: 「野兽!你们如此对一个女子用刑 丧尽人性!还有什么招数都用出来吧!」(第七章)刘耀祖被李红娇的痛斥激怒了。 他是朝廷的三品大员,一镇的总兵,在这大营里说一不二, 又是公认的儒将谁不敬重,想不到今日被一个浑身扒得一丝不挂的女囚大骂。 他气得哆嗦, 对王伦和打手们吼道: 「接着用刑!」王伦迫不及待地又拿起一根又粗又长的钢针, 插进了李红娇的阴户。 他让打手们提着女犯的头,逼迫她看着钢针从前至后, 慢慢地从肛门钻了出来。 「啊……呀……」李红娇哀嚎着,不敢看自己下身的这幅惨像, 头拼命朝后仰但被人从后面推住,怎么也仰不过去。 天色早就黑下来了。 屋里已经掌上了牛油蜡烛。 刘耀祖亲自从刑架旁边的一个烛台上拿起一根蜡烛, 开始烧从肛门探出来的钢针不一会就烧红了。 李红娇的穴口和肛门里都冒出了青烟,焦煳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刑房。 「咦……咦……呜……」她的惨叫已经是野兽的嘶鸣。 刘耀祖的两个亲兵居然也忍受不了眼前的惨状, 开门躲了出去。 「睁开眼!给我看!」刘耀祖大吼着。 但李红娇彷佛没有听见,双眼紧闭,不断嘶嚎着、挣扎着。 她后来终于麻木了,吊在那里,任人提着头发, 不再叫喊也不再挣扎。 当王伦用蜡烛把她浓黑的腋毛燎光的时候,她只是闭着眼轻轻地呻吟, 显出还没有昏厥过去。 刘耀祖见状,命人拔下了穿在李红娇双乳、双脚和下身的钢针, 把她从刑架上放下来又亲自拔下了刺入她穴位的银针。 然后,他叫一个打手端上一碗汤,给李红娇灌在嘴里。 这也是他从《研梅录》里学来的。 东厂专门负责审讯囚犯的机构是镇抚司,那里在刑讯要犯的时候都为犯人准备汤, 这样才可以五毒备具彻夜拷问。 李红娇被灌下汤,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浑身的疼痛又传了过来。 刘耀祖此时让人把她架起来, 说: 「好了, 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把她关进囚笼,放在大营门口处示众, 让弟兄们都欣赏一下这个大名鼎鼎的太平军女将诱人的身体。 」刘耀祖说的囚笼实际上是一个特制的铁笼, 非常狭小人在里面不能站立,也不能坐下,而且囚犯的头和脚露在外面, 笼子后方下面左右各有一个洞是用来固定囚犯伸出来的脚, 笼子上面的洞是用来固定囚犯的头赤身裸体的李红娇被关进囚笼, 摆在大营门口旗杆下的台子上由于囚笼非常狭小, 而且她的双脚和头都被固定在笼外她在笼子里不得不双膝跪地, 俯着身子双手撑地,蹶起屁股,暴露出私处和肛门, 垂着两只硕大的乳房。 李红娇为自己的样子感到羞耻,她羞愤的闭上眼睛。 闻讯而来的清兵把摆放囚笼的台子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肆意的玩弄摧残李红娇的裸体有的搔她伸在笼外的脚掌, 有的用木棍捅戳她的的肛门和私处有的把手伸进铁笼拽她的阴毛和腋毛, 可怜一代叱咤风云、英姿飒爽的女将虽然拼命挣扎 无奈身体被牢牢固定住只能任人摆弄,受尽凌辱。 第二天,用完早膳,刘耀祖的亲兵把王伦叫了去。 王伦一进屋, 就问: 「大人, 叫卑职有什么吩咐?」刘耀祖关上门说: 「我派出去的探子刚刚快马送来的消息, 洪仁和幼天王出现于离此一百多里的浙赣边界 现在两省的兵马都已经前往围捕。 」王伦一听, 顿了一下脚: 「唉,这原来应该是咱们的功劳。 可恨那李红娇宁死不供,如果幼天王被俘,我们一点份也没有。 」刘耀祖说: 「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我们抓住李红娇的消息,上面也已知道。 按照朝廷法律,军队捕获的要犯如果已经对于作战没有用, 或者无关紧急军情都应送巡抚衙门交按察院审讯。 估计像她这样的要犯,来提人的差官不日可到。 」王伦见刘耀祖很紧张, 不解地问: 「那就给他们算了, 有何不可?」「你难道不知道棍刑违反清律?如果李红娇说出咱们上棍刑的事, 闽浙总督左宗堂专门找绿营的麻烦岂能放过咱们?闹不好就要革职查办。 」王伦这才恍然大悟: 「那现在就把她马上凌迟!」「不成。 这样的重犯,我们是没有权力判处死刑的。 就是死了,差官也要验尸。 如果发现是私刑处死,我们还是要倒楣。 」王伦着急了: 「那怎么办?」「办法只有一个。 刑鞠之中无意致死,并不当罪。 还没有人正式通知我们发现幼天王踪迹的消息。 我们就权当还需要逼出李红娇的口供,马上用大刑。 」(第八章)刘耀祖和王伦远远地站着, 看着兵丁们把遍体鳞伤的李红娇从囚笼里擡了出来 拖到刘耀祖跟前掼在地上。 遍体鳞伤的李红娇带着长枷卧在地上,她虚弱地喘息, 低头不语。 刘耀祖此时不禁由衷钦佩这个弱女子。 如此非人的折磨,再凶悍的男子都熬不下来, 但她还是顽强不屈。 他让左右兵丁退下,只留下王伦和几个亲信打手在身边, 然后对李红娇说: 「我刚得到消息洪仁轩和幼天王已经到了浙赣边境, 现在大批朝廷人马正在围剿不日可擒。 」李红娇一听,抽泣起来。 偷偷进入江西正是她与干王诸人商议好的计划。 现在一切都完了。 干王手下仅有几百个残兵败将, 哪里躲得过漫山遍野的围剿?刘耀祖又说: 「按道理, 我应该将你解往巡抚衙门。 但到了那里,你还要经受千捶百掠,再三推问。 本镇决意免了你这份罪过,今日在大营中将你处死。 你临死可有什么要求?」李红娇沈默了一会, 说: 「我只想沐浴以洁净之身回归天国。 」「可以。 」刘耀祖说。 他然后命身旁的打手卸下长枷,提来几桶水, 又拿来一个木盆、一块胰子、一把木梳和一些盐。 李红娇就在这院子中,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盥洗起来。 她用胰子仔细地把浑身上下每个地方和每缕头发都洗得干干净净。 她在这群人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可害羞的了,在洗下身的时候特别用心。 最后,她用盐把牙齿擦了一遍,又用盐水使劲漱口。 「真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啊!」刘耀祖心里叹到。 他看着梳洗干净的李红娇披着乌亮的长发,两个乳房在胸前一颤一颤, 磙圆的臀部和修长的腿挂着水珠泛着晶莹的光 一丝不挂的身上尽管伤痕累累但仍掩不住白晰的肌肤, 他不由暗暗替这个少妇惋惜。 李红娇洗好之后,甩了一下长发,傲然站立, 面对着眼前的刽子手们。 「带到刑房去!」刘耀祖狠了狠心,命令道。 李红娇双足由于昨天的针刺和火烫,已经走不动路, 因此是被架入刑房的。 李红娇甩开搀扶她的清兵,昂首挺胸,怒视着刘耀祖和王伦, 说: 「快动手吧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刘耀祖淫笑着说,「不急,像你这样的重犯, 一刀斩了太便宜所以你临死还要最后受一次罪!来人, 给她骑木马。 」两个打手用麻绳将李红娇赤裸的上身、裸臂结结实实地五花大绑起来。 她的旁边放着一个形似木马的东西,在木马的中央有一个圆洞, 插着一根面杖粗细的木棒下端连着和自行车一样的蹬车装置, 在圆洞的前后还有两根结实的木棒这就是刘耀祖参考中国古代惩罚通奸、淫荡妇女所用的木驴刑具而发明的新木马刑具。 「上去!」两打手挟着李红娇被紧捆着的裸臂, 把她扶上一个小木凳然后掰开她的大腿跨过木马。 被紧捆着的李红娇没有任何反抗,任由摆布, 清兵分开李红娇的臀部使面杖粗的木棒对准阴部的花蕾, 然后勐地将她按坐下去「哎呀」一声惨叫,木棒已深深地插入李红娇的私处, 然后用绳子将的身子和两根前后的木棒捆在一起 固定好身子。 这并不算完,清兵又将她的双脚放入脚蹬里用绳捆紧, 在其下放置两枝点燃的蜡炬烧烤其脚底,李红娇为躲避脚掌的烧灼, 双脚上下挪动带动飞轮转动又连动木棒在其阴户中上下插动, 等于自己给自己上刑想停下脚底被烧,一躲避木棒又插阴户, 惨痛到了极点。 渐渐的,李红娇的脚挪动的越来越慢,她的阴户已经被插的血肉模煳, 燃烧的蜡烛烧烤着她娇嫩肥厚脚掌发出「滋滋」的声音, 从脚底冒起一股白烟最后她头一歪昏死过去。 打手们随即又把她大字型吊在刑架上。 她双腿和双臂大张开高高吊着,用冰冷的盐水把她浇醒, 李红娇看见屋内已经生好了一炉炭火上面是烧红的烙铁和铁链, 不禁大喊: 「刘耀祖你给我来个痛快的, 快杀了我吧!」刘耀祖一时语塞。 王伦连忙说到: 「像你这样的重犯,一刀斩了太便宜!」说着, 他抄起一个白热的烙铁走到刑架前面,放在李红娇的小腹上, 「吱」的一声冒起一股青烟女犯腹部的油都冒了出来。 「啊……呀……」一声惨叫在四壁内回响。 王伦又拿起另一个烙铁,烙在李红娇的左乳上, 「咦……嗷……」刑架被挣得「吱吱」乱响。 这次不用逼供,时间又紧急,所以王伦不停地把用过的烙铁放回炉上, 再取下烧好的烙铁。 不一会,李红娇的双乳、腋下、私处、肛门、腹部、小腿、脚掌都被烙焦了, 屋里全是呛人的青烟和皮肉焦煳气味。 但她仍然神志清醒,嘶声竭力地挣扎。 最后,王伦命两个打手用铁钳夹起了炭炉上那根盘起来的铁链。 大声呻吟的李红娇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来了。 如果干王逃不出魔掌,谁来为自己报仇?她在万般痛楚之中想到了自己的妹妹李红芳。 美丽的红芳十七岁时被后来封为遵王的赖文光看中, 由天王洪秀权作媒嫁给他作妾赖文光封王后便成了王妃。 红芳自幼习武,见过战阵。 遵王现在麾下还有十万大军,他和红芳必定会给自己报仇。 想到这里,她心里好受一些了。 这时,打手们已经把白热的铁链披在她的身上, 「吱」地一声冒起一大股青烟。 「干王,我先走一步!」李红娇随后便一动不动了。 差官是下午赶到的,他是楚军中的一个副营统, 随身还领来了几十个人和拉着一辆囚车。 楚军就是湖北团练,是左宗棠的嫡系。 因此,刘耀祖对这个官阶低于他的人也是毕恭毕敬。 「真是不巧,因为我们急于知道伪幼王的下落, 军情紧急所以连日逼供。 那女犯已经受刑过重,在今天晌午的时候断气了。 」刘耀祖陪着小心说。 「嗯?」差官有些猜疑。 这些绿营,和总督处处存着二心。 是不是因为贪污了女犯从天王宫内带出的珠宝, 在他来之前杀人灭口?「刘大人那也死要见尸, 末将回去好有个交代。 」「那好,那好,她还吊着呢!」刘耀祖然后把差官一行人领到了刑房内。 刑架上的女尸垂着头,长发披在胸前。 她全身赤裸,体无完肤,还缠着一条被烧成褐色的铁链。 差官拉起头发看了看,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啊!自己原来听说的不错, 可惜让这群绿营占了便宜他可以想像这个女人所受的蹂躏。 刘耀祖和王伦看见差官无可奈何的样子, 在心里都笑了。 【全文完】??。